炸金花信誉群

理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揭美的理财被骗10亿案细节:安泰员工假扮银行人员

揭美的理财被骗10亿案细节:安泰员工假扮银行人员

  原标题:美的集团10亿资金48小时内被骗细节全揭秘

  知情人士介绍,获得3亿元资金的安泰公司是按照资金中介的要求,一步步作假。从他们所签订的各项协议来看,安泰公司与美的方面并没有合同关系。

美的集团的公司架构庞大,为了盘活企业资金,公司选择将企业的部分资金投向社会,获取利息。东方IC图

  两年前,美的集团(000333.SZ)理财被骗10亿元的消息引爆舆论。两年后,随着这起事件所引发的部分案件一审宣判,更多细节得以披露。

  第一财经1℃记者获悉,属于美的集团的10亿元资金被分为7亿和3亿,分别拨付到四川成都及贵州铜仁的两个用款方。获得3亿元资金的贵州安泰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泰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申建忠等多名自然人被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罪。

  司法材料显示,这起“被骗”事件背后,除了安泰公司等用款方作假以获取资金外,还伴随着多名资金中介的巨额利益分肥。用款方支付的中介费总额超过1亿元,巨大的利益成为各方联手造假的强大动力。司法材料还显示,美的集团经手人员明知主管部门禁止银行为企业出具保函,但面对银行“顺利开出”保函、存在明显漏洞情形下,他们只是拍照传回并密封保函,美的集团则在24小时后放款。

  除此之外,1℃记者还获悉,美的集团在四川省攀枝花市也遇到另外一起类似事件,涉及资金总额2.5亿元。

  上述三起事件,涉及10亿元的两起案件均在安徽省合肥中院一审审理。安泰公司案宣判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案件已由安徽省高院审理,目前尚未开庭。由于涉及的案情复杂,另一起案件已经中止审理。攀枝花案目前尚未提起公诉。

揭美的理财被骗10亿案细节:安泰员工假扮银行人员

  量身定制

  李幸曾是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安徽分部的负责人,负责美的集团在安徽各个企业的收支结算、银行授信、融资等业务。2015年,李幸跟身边的同学提起,美的有意对外放款。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的同学聂勇留意到了这个或有很大利益的信息。

  远在几千里外的贵州省铜仁市玉屏县,申建忠的企业正在苦苦寻找经营需要的资金。由他一手打造的安泰公司,在环保行业属于一家小有名气的企业。

  安泰公司在2011年以招商引资的方式进入玉屏县,经过多年发展,在废旧轮胎再利用领域发展不错,但并没有给企业创造丰厚的利润。相反,由于企业扩大生产和技术研发,安泰公司需要大量资金周转,除获取银行贷款外,安泰公司还设立P2P平台吸收资金。这些资金维持了企业的正常运转,但申建忠仍然要为更多资金投入想办法。

  安泰公司的融资负责人杨振峰一直在外具体跑资金。对于融资所需的成本,申建忠指示杨振峰,“只要不超过融资总额的24%,公司可以付这笔钱”。

  此时美的集团的李幸和安泰集团的人互不相识。李幸同学聂勇的出现,最终让双方走到了一起。

  美的集团的公司架构庞大,为了盘活企业资金,公司选择将企业的部分资金投向社会,获取利息。但是按照监管要求,企业不能直接从事放贷业务,闲散资金用于出借的话,要么通过银行委托贷款,要么采取理财方式。自然,这需要量身定制的产品,聂勇等人恰恰提出了“解题”思路。

  首先,聂勇将美的可以放款的消息告诉了李恩泽和斯义金。斯义金彼时的身份是华创证券的工作人员,李恩泽则专业从事资金中介业务。

  司法材料显示,安泰公司在融资期间,曾找过在深圳的中介胡某、张某。在胡某、张某引荐下,安泰公司杨振峰与李恩泽、斯义金见面商谈融资问题,还接触了重庆银行贵阳分行(下称“贵阳分行”)的涂永忠。斯义金、李恩泽认为,聂勇之前提过的美的集团应该可以提供资金。

  斯义金、李恩泽也清楚,美的方面不能直接给企业放贷款,需要有金融机构作为通道。但华创证券也不能直接放款给企业,需要再增加一家信托公司作为通道,最后由信托公司放款给借款企业。斯义金向公司领导汇报后,最终设计出一套投资理财方案。根据投资指令,华创证券与陆家嘴信托签署了一份陆家嘴-安泰信托合同,华创证券作为委托方,陆家嘴信托作为受托人,将3亿元资金作为信托资金放款给安泰公司。

  上述方案符合监管部门的要求,属于合法操作。但最终想做成这笔融资,还需要最重要的一份文件,即必须有银行为安泰公司提供兜底担保函。

  在美的集团内长期经手金融业务的李幸也清楚,作为放款方,最关注的是银行兜底担保函。如果没有银行这份文书,其他条件再好也不可能放款。但彼时监管部门收紧了担保条件,银行已经极少为企业出具兜底担保函。因此,一旦市场上出现银行兜底担保函这种罕见的文书,会被反复确认核实。

  司法材料显示,对于融资过程中涉及的兜底担保函,涂永忠曾对申建忠说过:“担保函只能作假,搞不好一起完蛋。”

  除了上述3亿元的项目,聂勇还将美的集团可以对外放款的信息告知其他中介,这些中介也设计了对应的理财项目,资金规模达7亿元,并将成都三家有资金需求的企业拉入其中。成都项目的通道公司为上海财通和渤海信托。

  在斯义金等人做理财方案的同时,安泰公司也和涂永忠着手进行相关手续的准备。由于安泰公司在贵阳分行有过贷款,涂永忠据此安排准备了关于安泰公司的一系列信贷文件;申建忠还安排公司财务人员对安泰公司的财物数据进行了修改,包括减少负债、提高收益率等。这些文件先行传给李幸查阅,李幸又递交给了美的方面的其他负责人。

  在获得公司领导批准后,2016年3月8日,李幸和美的风险管理部的同事朱立明前往贵阳,准备到贵阳分行与申建忠、涂永忠面谈借款事宜。

  银行办公室里的“双簧”

  2016年3月9日上午,李幸、朱立明如约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涂永忠的办公室,见到了申建忠和杨振峰。事后看来,李幸在这间办公室里看到的不过是一出精心排练的“双簧”戏。

  司法材料还原了当时故事的诸多细节——

  双方交谈中,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涂永忠、申建忠、杨振峰纷纷起身跟这位男子打招呼。

  “这是我们潘行长,也特别关心安泰的这个项目。”涂永忠向李幸、朱立明介绍来人是贵阳分行的“潘副行长”。“潘副行长”也热情地欢迎李幸、朱立明来谈业务,“安泰是个好企业啊,是我们行的优质客户,发展潜力相当好”。除了夸奖安泰公司,“潘副行长”又跟李幸、朱立明聊了聊家常。十几分钟后,“潘副行长”离开涂永忠的办公室。

  即使有银行领导的推介,李幸依然最关心贵阳分行能否给安泰公司出具保函。对此,涂永忠明确表示没问题,还向李幸、朱立明出示了贵阳分行给安泰公司的授信资料。如此,双方基本达成了一致,只等最后签约。

  李幸、朱立明不知道的是,贵阳分行确实有一名潘姓副行长,但进屋夸奖安泰公司的并不是真正的潘副行长,而是由安泰公司的一名员工假扮。

  十几天后的3月21日,李幸、朱立明和斯义金又来到涂永忠的办公室,要求银行在兜底担保函上盖章。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