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信誉群

新三板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新三板 > 新三板做市制度何去何从

新三板做市制度何去何从

  文/《中国民商》记者 姜懿翀

  光

  阴似箭,岁月如梭。四年前的8月25日,三板做市制度正式实行。4年来,作为三板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新三板做市制度在促进价格发现、改善市场流动性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然而,由于市场的持续低迷,做市商无法获得足够收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大量的券商退出新三板做市商交易,尤其是在私募做市试点迟迟不能落地的大环境下,市场对做市商制度的未来充满忧虑。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如今做市商交易更是形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鉴于此,加快改革完善做市制度,比如扩大做市商范围、推出激励措施等,已变得尤为迫切和关键。针对市场的关切,全国股转公司已明确表示,将继续坚持并鼓励做市转让,将在分层制度、做市商扩容和激励等方面推进改革。

  做市商频繁退出

  2014年8月25日,新三板做市转让制度正式落地实行。当日,共有43家挂牌公司、42家做市商获准参与做市转让。这是中国境内资本市场推出的一项全新的业务尝试,也是资本市场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一项制度创新。自此,做市转让、协议转让、竞价交易成为市场的三大转让方式。

  从2014年8月25日开始,新三板做市市场可谓是一路起起伏伏。从最初的43家做市公司,到2015年8月25日增至742家,3年后的2016年8月25日,更是猛增至1630家。

  作为新三板市场建设的一项探索,做市制度实施后,在促进价格发现、改善市场流动性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做市股票价格基本均已形成连续价格曲线,成交价格波动更加平滑,股票的平均价格振幅为3.16%;

  二是做市制度对活跃股票交易作用明显。截至今年6月底,做市股票占全市场股票的15%,但其成交金额和成交笔数分别占到全市场的45%和87%。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从2017年开始,做市公司数开始进入负增长时期。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25日,做市公司数减至1490家,同比减少140家;截至2018年8月21日,做市公司数减至1202,与1490家相比减少288家。

  三板做市指数2015年1月5日上线,当天其以998.37点开盘,收报997.37点。不到3个月的时间,当年4月3日达到2503.63点,这是三板做市指数迄今以来的最高值。

  不过,此后三板做市指数可谓是一泻千里,不断创出新低。截至《中国民商》记者发稿,三板做市指数已经击破776点,并且没有丝毫止跌的迹象。

  与做市公司数量不断萎缩的同时,做市商频频退出企业做市。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8月21日,今年以来做市商累计退出挂牌企业做市次数达1202次,是去年同期的3.63倍(去年同期仅为331次)。

  亟需加快做市制度改革

  就新三板做市商频繁退出的问题,全国股转中心新闻发言人表示,一是做市商主动调整做市策略;二是部分做市企业因拟IPO、控制股权结构等原因主动变更转让方式或摘牌,导致做市商被动退出做市。

  北京新鼎荣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弛表示,市场低迷情况下,做市商很难赚钱,券商做市部门自然不愿意资金使用效率过低,退出做市是一种做市商自发的行为模式。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大批做市商退出相关业务,导致部分挂牌企业做市商不足两家而被强制变更股票转让方式。业内人士担忧:做市商退出可能“反噬”新三板市场流动性,形成消极循环。据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1日,今年以来已有71家做市公司,因做市商不足2家被强制变更转让方式。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挂牌企业,由于担心做市交易引入“三类股东”,给公司未来的IPO带来麻烦,而主动放弃做市交易,转向竞价交易。还有一部分挂牌公司认为,在流动性匮乏的大环境下,做市交易更容易产生助跌的作用,而退出做市交易,更有利于股票价格稳定在合理区间。

  除了上述几个直接的原因之外,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做市交易制度本身存在的问题,以及做市交易制度改革红利迟迟不能落地,消耗了券商和企业的耐心和信心。

  最为典型有,2016年9月份,全国股转系统发布《私募机构全国股转系统做市业务试点专业评审方案》,正式启动私募参与做市商的基础性工作。当年12月份,全国股转公司还公布了首批10家参与做市业务试点的私募机构名单。

  然而,截至《中国民商》记者发稿,新三板做市试点改革依然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导致市场对改革的预期和情绪已经滑落到了低谷。如果下一步监管层依然没有重磅的改革措施及时推出的话,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做市券商撑不下去而被迫选择退出。

  对于当前的艰难市况,监管部门应该是心如明镜的。不久前,全国股转公司有关负责人明确对外表态:“将继续坚持并鼓励做市转让。”

  在具体改革层面,上述负责人表示,一方面,以深化分层为抓手,持续推动市场发行、交易、投资者适当性改革,进一步促进新三板市场良性运作;另一方面,加快推进做市制度优化改革,推出做市商评价与激励机制,促进做市商功能充分发挥,扩大做市商队伍,丰富做市商类型。

  对于如何完善做市制度的问题,东北证券(000686,股吧)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第一,可以借鉴海外一些交易所对做市商提供补助的方式,让做市商做到收支平衡,减少做市商的退出;第二,引入私募、公募或其他金融机构参与做市;第三,对于有上市计划的企业,限制“三类股东”买卖公司股票。

  改革时不我待,如何将改革措施尽快落地,不仅事关新三板交易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而且更考验着监管部门的行政效率和能力。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庄双博)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