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信誉群

视频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视频 >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今年5月25日,有关“鲸豚搁浅茂名海滩,被成功送回大海”的视频引发网民广泛关注(详见南方日报5月31日A10版报道)。网友一直在追问,这头搁浅的鲸豚类动物,到底是啥物种?近日,经多名海洋生物专家核实,这是一头短肢领航鲸。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5月25日在茂名海滩搁浅的短肢领航鲸。

  领航鲸又名“巨头鲸”,被认为是高智商动物,它们常常跟着海里的船只,不停地在船头两边跳跃、引路———这正是“领航鲸”名字的由来。然而,今年4月至今,广东湛江、茂名及海南三亚等地先后发现4起短肢领航鲸搁浅,难道领航鲸也迷路了吗?

  .

  ▲点击播放视频,梳理近期领航鲸搁浅事件。

  今年5月结束的中国科学院南海深潜鲸类科考结果揭示,南海海域目前拥有较高的深潜和远海性鲸类物种,是我国鲸类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海区。系列鲸豚搁浅事件的发生,引发研究者和海洋保护人士的极大关注。

  “据我们所知,近几年短肢领航鲸搁浅的事件时有发生,多数发生在4-8月份,具体原因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深海所”)研究员、鲸类研究和保护专家李松海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4次救援

  1次成功3次失败

  最长的一次抢救了33天

  5月25日11时,茂名滨海新区电城镇前岚村,一头长约2米的短肢领航鲸在海滩被游客发现。渔业部门接报后,立即组织村干部、渔民前往救助。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游客、渔民不间断地往搁浅在海滩的短肢领航鲸身上泼海水。

  被发现时,这头短肢领航鲸身上没有明显伤口。参与救援的前岚村委干部林盛回忆,它被发现时还能浮于水面正常呼吸,可遇上退潮,因为缺水渐显虚弱。众人多次尝试把它推向大海,都被海浪打了回头。

  时值中午,烈日曝晒,救援的2个多小时里,10余名游客、渔民不间断地往它身上泼海水,并尝试了多种方法想让它回归大海。最后,渔政大队安排渔船把它带到离岸1海里外的海域

  渔民拍摄的短视频记录了放归一刻,一名渔民边解绳索边说:“归去吧!头朝深海才是你的家园,不要再对着浅海游了。”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渔船把搁浅短肢领航鲸带到离岸1海里外的海域。

  相比深海“不速之客”在茂名海域的成功归返,其他3次的抢救均以失败告终。其中关注度最高的是海南省三亚市抢救“萌丫”的经过。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6月6日,“萌丫”在海南省三亚市崖州湾第一次搁浅。

  6月10日5时50分,中科院深海所鲸豚救护平台,一头已经施救近4天,被救援人员称为“萌丫”的短肢领航鲸停止了呼吸。这头雌性短肢领航鲸,长2.98米、重343公斤。6月6日晚6时,它在三亚市崖州湾搁浅被发现,在当地边防警察和渔民的努力下,被推回了大海。没想到的是,6月7日下午3时,它再次搁浅,由于身体受伤无法平衡,情况危急,当晚被送至中科院深海所的救护网箱内。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众人帮助“萌丫”转运中科院深海所救护网箱的途中。

  受伤鲸豚牵动人心。中科院深海所、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蓝天救援队、三亚鲸豚救护队、爱心企业等纷纷加入这场生死营救。潜水员4人一组轮流值守,24小时在水中帮它保持平衡,防止它撞到网箱刮伤。“我的手机一天接了几十个电话,很多是希望加入救援的潜水员志愿者。”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秘书长蒲冰梅说,工作人员还给它临时取名为“萌丫”,短短数日,超过80名专业潜水员报名要求加入抢救“萌丫”的行动中。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潜水员在协助“萌丫”维持平衡。

  相比三亚这起持续4天的生死营救,在广东湛江进行的另一场鲸豚救援行动则是一场持久战。4月29日中午,一头搁浅在湛江市东海岛龙好湾沙滩的短肢领航鲸被人们发现,经过33天的抢救它仍没有存活下来。

  这头在湛江搁浅的短肢领航鲸长约3.25米,重约450公斤。被发现时,它的尾鳍被船的螺旋桨打伤,出现撕裂,还疑似有鲨鱼咬过的齿痕伤口,受伤严重。被发现后,人们把它送往硇州岛广东省水生野生动物救护基地,由广东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博物馆派遣专家与基地工作人员共同救护。

领航鲸频频搁浅,近3月南海海域4次救援!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4月29日被发现搁浅在湛江市东海岛龙好湾沙滩的短肢领航鲸在救助中存活33天。图为救护人员在为它治疗受伤的部位。

  “经过伤口治疗、灌食等悉心救护后,眼看一天比一天好,能主动摄食了,可没想到剧情发生逆转。”带队参与救护的广东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博物馆馆长劳赞清晰地记得,5月30日,这条短肢领航鲸突然不再进食,6月1日21时它开始呕吐,22时许死亡。

相关信息: